鲍飞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战虎坚持,坚强,坚韧,坚定——哈尔滨极乐寺静波法师开示-点一盏明灯

坚持,坚强,坚韧,坚定——哈尔滨极乐寺静波法师开示-点一盏明灯

哈尔滨佛学院开学典礼开示
尊敬的省宗教局王德光处长、赵红处长、张国嵩科长,中圆法师、中慧大和尚,全体老师、法师、学生,还有我们的来宾朋友,大家上午吉祥!
佛说缘起甚深甚深,来到这里是一件人生中路过不容易的事情,我们有缘相遇相聚,将共同参与、分享、见证哈佛的开学典礼。
首先向各位领导、老师,以及一直以来关心和支持佛学院的所有工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向各位同学的入学,表示热烈的欢迎!
我想说的是,因为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出家已属不易,如果今天的佛教界培养人才,我们或许还迷茫;如果不培养,那我们更没有希望,所以我们还是得做,做总比不做强。大家也一样,学总比不学强,学了才有希望!
一、几点期望
第一点,我们对大家有几点期望:
(一)我们要爱国爱教
我们说爱国爱教,其实就是守法守戒:国法不能违背,社会公德不能违背,佛教的戒律不能违背,而且是言行表里要一致。
(二)我们要名正言顺
学生就是要学习,当然在学习知识的同时,我们在寺院里。为什么叫寺院丛林化?其实我们有信仰,就在寺院里过宗教生活。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开放的,没有隐私,所以大家都可以去观察,都可以去研究、借鉴。这里好的东西,把它学回去;不好的东西,要回避。当然也希望大家提出一些非常好的建议,比如利用佛学院这个基地——极乐寺,怎么样去把这个寺院办得更好?怎么样把学院办得更好?只要大家的建议是合理的,我们都会认真倾听。
我们今年佛学院毕业的一个学生,经常会给我发一些短信,提一些建议。当然,有的建议我们觉得非常好,有的建议不太适应,但这种精神我们是鼓励的,我们是感动的,因为他在把这个寺院当成自己的家。我想,这个寺院就是十方丛林,我们出家了,这就是我们的家,哪怕待两年,它也是我们的家;待一生,它也是我们的家。但是请记住薛安克,这个家,不是永远的家,是我们路过的家而已。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把路过的事情负责好。
(三)我们要学的是依教奉行
依教奉行很重要,我们今天学习的是佛陀的遗教——经、律、论、戒、定、慧;学了这些东西之后,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就会得到一个有效的保障、一个有序的规范。我想,这个是有意义的mc肆!
原来我们是那样的,现在呢,我们通过思维的改变,然后是行为的改变,最后我们的命运也因之而改变。
当然,这个命运是我们现实中对佛教的努力和奉献的命运。如果说你的命运好一点,那就是你积极一些;如果你的命运差一点,那就是你消极一些,那完全是因为你个人的努力导致的结果。当然,佛教讲宿世因缘,但是还要把握当下,本地风光,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这是第一点,就是我们对大家的几点期望。
二、其它几点希望
第二点,我们也有其它的几点希望:一、坚持;二、坚强;三、坚韧;四、坚定。
(一)所谓坚持
所谓坚持,就是要坚持自己所选择的信仰和目标——人生的方向。
今天我们来到哈佛,其实就是要通过哈佛来改变自己,实现对佛教的正知见的熏习,培养自己的僧格、信仰。我想,这个是需要的。
过去,释迦牟尼佛时代,它没有佛学院,但是后来它会发展,发展到今天,那么这样一个时代需要佛学院,这个平台是很有意义的。
我收了很多弟子,我也没有办法去教育他们,所以我得把他们放到常住,让大家去监督、规范他们。他自己也不能认为自己是这个环境中的特殊公民,包括我自己也不是,因为我们在这个环境里,每个人都应该去遵循规则。这个时候,你就融入了集体,你就不再是你自己,而是我们整体信仰中的一个分子,所以坚持是有意义的!
佛陀说:用心一处,何事不办!
如果我们就专心致志,没有办不成的事。整天胡思乱想、茫然,作为一个年轻人,作为一个过度,我们不回避,这是正常的;但如果你说我一直都很坚定,反而我们觉得这是不正常的,所以要用心。
选择佛教信仰审判艾弗森,选择哈佛,是我们的因缘,来之不易,请大家务必珍惜。因为我们深知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如果没有一个最好的开初,我们怎么能有一个好的终点呢?
行百里者半九十。
走一百里路,一半走到九十里时就放弃了,所以我们要坚持,这非常重要。
在中国佛学院,我们那一届招收了三十四个学生,有一个休学的,毕业的时候二十六个。当然,各种各样的因缘我们必须面对,但是我们只要是咬牙去坚持,胜利是属于我们的,坚持就是胜利!
最慢的脚步不是跬步(一小步一小步的),而是犹豫徘徊、患得患失。
说有好的什么目标在等我们,但是我想说,再好的目标,都不如现在的目标、现在的选择,所以人生不要徘徊。
过去有两个书生在一起学习、看书,一个神不守舍,琢磨天上有鸿鹄将至,准备一支弓箭,随时要对那个鸿鹄去发箭,但其结果是鸿鹄没有来,书也没有读成。我们今天也是一样,既然选择读书,就应该用心地把书读好,所以不要在中途浪费生命。
最快的脚步不是风驰,而是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所以它是有意义的。
(二)所谓坚强
坚强是对脆弱者而言的。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特别坚强,你看外表上好像很坚强的人,其实他内心里也有一颗脆弱的心。当然,这颗脆弱的心比较不忍,比较善良,那是非常复杂的脆弱林世玲。这个脆弱不完全是一种人生缺陷,它可能就是慈悲,因为他不忍。比如印顺导师说:“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所以它时时刻刻也会激励我们,因为不忍,我们就会去坚持,就是会坚强。
记得刚出家的时候,我那抵抗力、消化能力、承受力,它也是不行的,经常会庸人自扰。记得自己曾经感慨,金元萱又写个东西,我至今还记得这几句话:“此时此景又此人,步履维艰欲断魂,白日放歌熏修笑,夜伴愁绪也似云!”自己觉得好像被自己的这个诗感动了,但事实上是庸人自扰。
我也记得,出家的时候曾跟一个老和尚发牢骚,因为我们在外面的一些观念,跟这里面的一些观念是不一样的。我们在外面的东西是争强好胜的,是是非明白的,在这里有时候是模糊的,这种模糊是一种智慧。所以我在发牢骚的时候,有一个叫慈醒的老和尚,就怼了我两杵子,说:“谁让你来的?谁让你来的?”突然间我明白了,是我自己要来的,自己要来的那么就请接受现实。当我们接受现实的时候,我们就会调整自己的心态,就会得到一种训练和锻炼。这是必要的,所以坚强很重要。
有人现在很脆弱,脆弱到什么程度呢?很敏感,很疑心,说一句话不行,然后说两句话他就受不了了,社会中的人更是如此。这个不行!我们有信仰,是应该有办法的;更何况,我们天天在受着一个佛法的熏陶,这个佛法就是无常、无我、解脱,那你何必总是纠缠不休呢?
希望大家在培养自己坚强的同时,也在培养自己完美的人格。我们将来要凭借着这个坚强,才能去担当责任;不然的话,我们都很脆弱,那如何向别人证明我们自己的信仰呢?这大概是苍白的,所以坚强很重要。
北京读书的时候,我有一个学生,他那一届的人都已经非常优秀了,但是其中就有不优秀的,不优秀的人就不坚强。他不坚强的一个证明,就是他会怀疑他同宿舍的人在议论他,在说他,在嘲笑他,所以他脆弱敏感。但是,他会找我来坐一坐,那么我就会告诉他:你要坚强点儿!但他还是不坚强,最后跟我说:“我要退学了。”
当时,我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我说:乌鸦搬家,为什么要搬家呢?因为大家都讨厌它的叫声,谁见着谁讨厌,所以它就会觉得人们对它有成见,觉得这邻居不好,于是就搬家,不断地搬家,大家不断地会讨厌它。但它从来也没有考量,是自己要改变这种声音,那是最好的。这就告诉我们,改变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那应该是最恰当的,所以我们是不是要换一个角度思考问题呢?
曾经在佛学院上学的时候,我们每每都是晚上11点钟休息,但在晚上1点钟左右的时候,总有一个寺院里的老和尚出来,围着大雄宝殿念“阿弥陀佛”,而且声音极大。突然间有一天,几乎大家同时出来说:“你在打扰别人休息!”老和尚说:“念佛不好吗?”念佛肯定好,但要分时间、地点,不要影响任何人,这就是修养。
脆弱,有时候我们不考虑别人;脆弱,有时候我们只是一厢情愿。如果我们去考虑别人,换一个角度思考,脆弱也是可以改变的,我们会因此而坚强。
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呢?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尤其你这个人越优秀,你就越无法避免别人议论你;你这人不优秀,谁也不说你,因为谁也不认识你,说你干什么?所以被人说的时候,我倒觉得,那应该是一种幸福。当然,这种幸福是需要反思的。如果人家说的对的时候,那我们就会坚持;说的不对的时候,应该引以为戒,这个时候我们会越来越强壮。
现代人的承受能力是不够的,现在出家的僧人也无法回避这个人性的弱点。
我们首先说我们是人马诗慧,然后才是出家人,我们带着人性的弱点,来到这么一个特殊的环境里。因为我们本来选择的就是要独身、吃素的这样一个特殊的身份,那么这样的一个特殊身份,就需要一个强大的支点——这个信仰,来让我们依靠,让我们能够去调适和调整我们的情绪:低落的时候,让我们有信心;过分亢奋的时候,又让我们冷静下来,我想这个是对的。
因为佛法它告诉我们,你执着有,要说空;你执着空,要说有,完全是对治之法,它不是定法,法无定法嘛!一个人曾经有过脆弱,但他一定也会因此而变得坚强,这个过程也是有意义的!
生命不可承受之轻,就是我们还要行动起来,还要去努力起来。如果我们努力行动了,我们找个正事干,那么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慢慢调适的。
所以最没有办法的时候也将是我们最不痛苦的开始,因为无论我们怎么样去痛苦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最轮回。
如果我们突然间一拐弯、一回头,那就会变了一种天地,人生的另一个角度就彻底被改变了。
印度的诗人泰戈尔说:“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报以歌”!这个很好,化腐朽为神奇,烦恼即菩提。我们其实都有很多办法,问题是我们要学会着去用。今天法师、老师教给我们的知识很多,而且佛法里边有太多的办法,如果我们不会用倪恩雅,那就是工具,那就是知识;如果我们会用,它就是信仰。你会用这个积累的经验,那你将来教化众生的时候,别人就信服你,说:你说的有道理,而且解决了我的问题。
如果没有污泥浊水,哪里会有清新芬芳的莲花呢?所以我们要去珍惜。
95年的时候,传老从天台山到庐山东林寺升座,回到北京法源寺;因为我在读研究生,还没有毕业,他说:“你这个研究生怎么读的?”我说:“没有任何参考资料,我自己找了一些。”他说:“那你可以跟学校申请。”我说:“我申请了,但是效果不好。”他说:“嗨,你不断地申请。”传老跟我有时候说话就很随和,因为老和尚那“脉搏”我们也比较清楚。然后他跟我说:“那个好哭的孩子吃得胖。”我说:“传老,我哭过,但是后来我发现没人哄我,我就只好自己坚强了!”
我想,这是我个人的经历,就是这样的,所以我只有坚强,自己才能茁壮;如果不坚强,那我肯定是痛苦的。后来,我在这种茁壮中获取一种乐趣,这种乐趣它一直都会影响到我现在,我一直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痛苦和烦恼没有什么,重要的问题,是这个时候要思考:是不是我无事可干?是不是我无事生非?如果是无事可干,赶紧找事干;无事生非,是不是我一厢情愿?如果是焦瑞霞,那就调适一下,都是可以的。
风雨使树木深深地扎根,所以不要怕人生有一点风雨、有一点挫折、有一点弯路,这些没有问题。
(三)所谓坚韧
坚韧应该是坚持和忍耐。
就是坚持下去,忍耐下去,当然这种忍耐不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忍耐。
《华严经》说:“身被忍辱甲,手提智慧剑。”
所谓“身被忍辱甲”,就是我穿着铠甲,你伤害不了我。什么是披忍辱甲?就是我有佛法。这个佛法告诉我们,都是如幻如化的,都是浮云,都是没有实在性的。所谓“手提智慧剑”,意即:烦恼来了,我就能把它消灭掉;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忍无可忍,“忍”和“可忍”都是不实在的,这个是文殊菩萨的境界。所以我们需要勇往直前。
苏东坡说:“古之立(成)大事者”,做大事的人,“不惟有超世之才”,他不仅仅才华要超人,“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而且他也要百折不挠、坚持不懈。我想,这个也是我们需要的。如果我们不需要这些东西,那么我们学的就是知识;知识是没有用的,因为知识大家都是可以普及的,是谁都可以说的。
就像昨天我回来的时候,外边有几个居士就把我围住了,跟我讲,在一个非法的活动点里,一个非法的法师——所谓的一个不是被认定的出家人,在那里给大家讲经。他们问我:“这个可不可以?”我说:“这个你们不要问我,那个非法不非法是由政府来管辖的,那个僧人的资格认定是由佛协来完成的。”
佛协不是我,我只是佛协的一个分子,这个我必须要澄清,否则人们就会认为这个人一手遮天、一言堂。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组织相思的债简谱,这是一个团队,我们终究是要守法、要守戒律。那个人讲得再好,他也应该守规矩,如果他连规矩都不遵守,那么他说的任何道理都是苍白的。首先我们应该遵守规则,那么我们讲话才是有底气的。当然,我们并不认为,说的这个人是坏人,但至少他应该负起责任来。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内容。
面对、接受、处理和放下,这个过程是不容易的过程,因为责任,因为发心,我们应当坚持和忍耐。
元代有一位禅师,他有这么一首禅诗:
“入得山来便学呆”,什么叫“呆”?发呆发愣,看起来好像很笨,其实不笨,他是不当回事了,是好多事情都不纠结、不计较了;“寻常有口懒能开”,就是我平常有嘴,但不愿意说了。不是说他不能说,是他不愿意说了,因为不值得说。
哲学家有一句话叫做:沉默是金,雄辩是银。我想,东西方的文化它是可以沟通的,它不是说你就是完全孤立的,真理完全是彼此互相欣赏的。沉默是金,他不说话反而比说话更有力量,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非莫与他分辨”,别人的过失,不要跟他去分辨;“自过应须自剪裁”,自己的过失自己把它改变了,不要让别人去改变。
我们今天这个佛学院,有班主任,有教务长,有主管的院长中圆法师。我好像管,其实我一直也没有管,他们在管,而且他们管得很好,我乐得其所。其实大家也要琢磨,如果大家遵守规则,什么班主任,什么教务长,什么主管院长,什么院长,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就无为而治;大家自己就把自己的责任负好了,不是挺好吗?我希望是这样的一种境界。
“瓦灶通红茶已熟,纸窗生白月初来,古今谁解轻浮世,独许严陵坐钓台”,要稳稳当当地坐在钓鱼台的上边,要沉住气。当然,佛教不杀生,但这个比喻是有意义的,心浮气躁的人是干不成事的。
弘一大师的学生丰子恺战虎,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感慨,跟大家分享:
不是世界选择了你,是你选择了这个世界
你的因缘就到这儿了!如果说你选择了世界,你就是主动的;如果说世界选择了你,你是被动的。你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是,我们缺人,但是如果你觉得自己了不起,那我觉得你就没有出息。如果你说是我选择了它,那好,那你就有出息,因为你是主动的。所以哲学家也说:愿意的人,命运推着走;不愿意的人,命运拖着走。推着和拖着是不一样的,虽然都是动词,但是它们的意思是完全不一样的。
既然无处可躲,不如傻乐
哎呦,很快乐!无处可躲,我就这个因缘,好沈子钰,我就快乐地活着。
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
丰子恺是弘一大师的学生,告诉你,弘一大师是非常严谨的,但是他内心是快乐的。丰子恺呢,从弘一大师皈依佛门,后来出《护生画集》,大家都知道,而且书画都很好。他呢,就比较洒脱。我们干什么就把它做好,既然选择当和尚。
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
这就告诉我们,外边我们上哪儿找净土?我们今天抱怨,说这里有缺陷,那里有缺陷,都有缺陷;告诉大家,只要是娑婆世界,就是还可以凑合活着,忍耐着。既然是这样,那好,我们改变心呗!所以没有净土就静心。
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
就是我无所谓了,那你不就没事了吗?学佛,它会给我们很多的支点、很多的依靠,所以我们可以从中找到营养的。
(四)所谓坚定
“但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现实中充满了诱惑和迷茫。
我们有时候也迷茫,因为真真假假。我们在维护合法权益的时候,在坚持信仰的过程中,总有假货,总有不尽人意要面对,总有各种各样的故事。这就是人生,这就是我们学习佛法的环境,所以我们才因此要去解脱,不要去抱怨,它是需要我们反思的一个资粮。
我们要问自己:“我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一个人如果贪着一个现象的外在,内在则一定是不自信的,一定是脆弱的。
如果一个人过分地注重外在,就是他过分地讲究吃、穿,讲究排场,那他不自信,他就通过外在来掩饰自己的脆弱,那就说明他内心里不强大。
所以过一种简单的日子,内心将无比愉快。
当我们明白自己仅仅是过客,而不是主人的时候,那么我们何妨把路过的事情做好,做到位,负责任。
这个社会有太多人误解佛教,包括各种宗教都被太多的人误解。如果我们真的了解了,我们会发现,其实有一些人给我们的引导是错误的。比如,有人说,佛教说看破红尘了,于是两眼一闭爱咋咋地,什么都不管了;那是错误的!你既然看破了,那你更要勇敢,更要坚强,更要担当;而不是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除非度人,你对这样好强的人,说我不知道,他很着急,慢慢地他去醒悟;如果你对现实的责任,也不去负责任,那有意义吗?没有意义。
美国的思想家马德?路德金说:这个社会不怕坏人的猖狂,只怕好人的沉默。我们的佛教徒,不是一个沉默的人;我们的佛教,不是一个沉默的信仰;我们的团队,也不是一个沉默的团队。对于好事,要积极做;对于坏事,不要去做;心里还不要觉得,“我做了好事,我没做坏事”,不要存在这样的观点,那我们就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
马祖建丛林,百丈立清规,百丈禅师曾经有过这样的一首诗:“幸为福田衣下僧”,我很荣幸自己成为佛的弟子,祖师也对我们培养教育,成为一个和尚;“乾坤赢得一闲人”,就是我们在天地之间,应该自在。所谓闲人,就应该自在,这个自在是心里的自在;“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有缘大家就在一起,要好好地珍惜;即使有一天缘散了,我们也不遗憾,也不后悔。
当然,最终是必然要散的,但是在没散的时候,还要演好这个游戏、这个角色;那么既然有缘,请担当我们的责任。
生命都在呼吸之间,何况佛学院才短短两年,姑且把它当作积累——为未来的担当。如是,姑且把它当作修行。我们今天这个寺院是倓虚老和尚的道场,倓虚老和尚说,“观念念即住,觉妄妄皆真”,观念你若执着了,你就住在上面了;“觉妄妄皆真”,你若明白了这是幻化的,你就认识到了真相是这样。“认真”这个词是来自佛教的用语。
请不要白白地浪费我们两年的生命,所以对大家有这样的期望。
还有,我们国家现在的领导人曾经有过这样一句话,看到后我很激动,这样的话是这样的:
佛法不是迷信,它是一种教育。
是啊,我们今天正在尝试这种教育,虽然这种教育和社会的教育是不一样的,但还是相似的。
学佛就是学做人,就是要增加人格的魅力,提高我们的人文修养,用菩萨的思维在人间做事。
菩萨的思维就是利益众生金怡云,成就自己,给人信心、希望、欢喜、自在,给人方便!如此:
你就拥有了菩萨的灵魂和人格,别人都会把你当成菩萨,学佛就是要提升自己的人格。
我想,领导说的这些,他肯定是对着一些个干部讲的,说你们要去学做菩萨,大家把你当菩萨了,你的人格就实现了。所以你就拥有了菩萨的灵魂和人格,别人都会把你当菩萨,学佛就是要提升自己的人格。
我们平平安安做事,快快乐乐做人;我们拥有一颗慈悲心,每天善待众生,我们就是人间菩萨。
前几年到北京开会,一个记者给我打电话,他很激动地说:“法师,我们现在的国家领导人在江苏代表团说了两句佛教用语。”我说:“什么话?”“一句是念阿弥陀佛,一句是普度众生、面壁炮火霸王花。”他会把佛教跟我们的执政为民的为官之道联系起来,但是当我们去看的时候发现,内容是有的,但这两个名词是没有的。
所以我们就觉得,任何一个人都不是绝对自由的,包括国家领导人。那么,我们就要思考,我们信仰的这个定位,是什么样一个角色?我们的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不要去要求,说我是什么?你要做什么?我想这个是很重要的。
《普贤行愿品》里告诉我们:“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就是要给人信心希望,如果我们自己都是痛苦的,我们给别人什么?所以我们一定要是坚强的,一定要是强大的,别人才会觉得:你能给我,我相信你,你不忽悠我。我想,我们要学这样的正能量。
现在社会人的信仰比较复杂,佛教的信仰也是比较复杂的。附佛外道,我跟你说,惨不忍睹。那些各种来向我们倾诉、投诉的人里边,就有许许多多利用佛教的招牌,去诈骗、去坑蒙拐骗的,这个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刚才王会长还跟我说,一个所谓的寺院(那肯定不是正规的寺院),有人在里边喝酒吃肉,人家都拍照下来了。他问我:“怎么办?”我说:“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你说怎么办?跟我们没关系,首先我们要澄清,它跟我们没关系。
如果我们所有的人都说,“没关系,跟我没关系,就跟我没关系,我什么话都不表态”,那你就是一个麻木不仁的人。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担当,需要去呼吁;如果呼吁不行了,那我努力了,我也没什么遗憾的。就像我们学习,我的能力就是这么多,但我尽力了,我不后悔;如果你没有尽力,你能不后悔吗?所以我想,大家还是要尽力。
谁聪明啊?没有聪明的人,坚持不懈,你就会把这个知识学好;你如果去担当负责任,就会有智慧,就会对生命有体悟、有感悟。
太虚大师说:“仰止唯佛陀地府神职,完就在人格,人圆佛即成,是名真现实。”这就是佛教面对的,就是我们要以佛陀为榜样,自己要做好;做一个好人,做一个让别人觉得我们是一个可爱的人,那我们这个信仰不也可爱了吗?如果我们都不可爱,那我们的信仰不会可爱。“人圆佛即成”,你一个好人要是成立了,我告诉你,“是名真现实”,这就是学佛的现状,这就是我们需要面对的责任和义务。
总而言之,我们现在要学习“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一种精神,并把它落实到自己的言行之中,使命光荣,责任重大,任重道远,时不我待。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孔子说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生命很短暂,大家去思考。
让我们努力,让我们彼此合作,彼此愉快地合作。
因为我们有省市宗教局、省市佛教协会的支撑,今天中慧大和尚又来了;我昨天在肇东,说参加这个会,我听说了之后,觉得比较突然,为什么我觉得突然呢?因为他们也在支持这个佛学院,把人家请来了,不能让人家白来。中慧大和尚说,我们大家要去帮忙的,我听了更振奋,大家也应该振奋。
我们不是孤独地在作战,我们这个佛学院不只是这个寺院的,而是我们全省的,甚至范围更广,因为学生不仅是来自我们单纯的一个省的,所以大家应该心里很欣慰,我们不是孤独的。
从而完成我们的学业,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信仰,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光和热。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