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飞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我记得我爱过尝过嫂子下面后就再也忘不了那销魂的滋味,终于等到大哥不在……-红袖书库

尝过嫂子下面后就再也忘不了那销魂的滋味,终于等到大哥不在……-红袖书库

↑↑点击上方第一时间畅享更多好文~

“师傅,你真的没有开错地方?”看着出租车上的价格不断飙升,而窗外仍旧是一片荒凉,除了大片的野草,就只有没有尽头的公路,根本没有什么豪华别墅的影子。
这让她不住怀疑是不是这个师傅看她很少坐出租,特地给她绕路,想要宰她一顿。
“小姑娘,你难道不知道你给的这个地址在郊区?这么偏僻的地方,打表通常没有人会载你,我也是看你一个小姑娘不容易,人和人之间多点信任不好么?要我说……”见陈箐箐在怀疑自己,那师傅顿时就不乐意了。
陈箐箐顿时想哭的心都有了,在看到不远处出现的别墅时,差点激动地哭出来,终于到了!
“你好!我叫陈箐箐,我是代孕机构介绍过来的,他们说我的客户是叫谭黎川,请问他是住这么?”刚走近别墅,陈箐箐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在别墅门前站着,手中还不断地在记录着什么,看那穿着更像是管家这类的人。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谭黎川的别墅?”陈箐箐再次开口。
半天也不见中年男子放下笔搭理她,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在写完最后一个字,中年男子这才收好随身携带的本子,开口喊住了正欲离开的陈箐箐,
“陈小姐,跟我来吧!”
陈箐箐有些不安地扯了扯自己的裙摆,这间别墅带给她强烈的不安。
这里的一切都静的可怕,越是跟着中年男子往里走,心中便越是发毛。
一路上所看到的下人们,也没有人发出过一点声音,每个人都在专注地做着自己手头的事。
“少爷现在不在,陈小姐你请自便。”随手打开了一间已经提早整理好的房间,中年男子这才再次出声,提醒陈箐箐回神,“对于不该看的,不该知道的,陈小姐你还不不要好奇心太重的好,注意你的身份。”
“谢谢。”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眼前的房门被重重的带上,甚至还能感受到其中警告的意味。
陈箐箐对这间怪异的别墅的好奇心不减反增,更是好奇这间别墅的主人是什么模样。
不消片刻脑海里便脑补出了一个大腹便便行为举止怪异的中年男子,这让她不住一阵恶寒。
在简单地整理了下她带来为数不多的东西后,陈箐箐这才打量起了房间。
虽然她的身份在这里说不上高贵,但是那张可以让她在上面打滚的柔软的大床,让她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不少,这里的一切比起她那根本转不开身的房间,简直好上太多。
想着折腾了一上午,身上的裙子早就被汗水浸湿,粗糙的布料黏在身上,让她感到格外不适,考虑到客户还没到。
自己现在这么狼狈,定是不太适合见那所谓的客户,便随手拿了条毛巾,准备去冲洗一番。
“奇怪,这个是刚才的大叔送来的么?”冲完澡后李东俊,陈箐箐很快就发现床头多出了一杯温热的牛奶。
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想便悉数喝进了肚子,她正好也感觉有些口渴。
牛奶下肚,没出半分钟,陈箐箐就只得眼皮越发的沉重,最后索性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好在身后就是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痛感。
迷迷糊糊中陈箐箐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用力地撕扯着她的衣服,这让她不满地蹙眉?
努力地撑开了自己那显得格外沉的眼皮,在适应了房间的光线后。
“你干什么?”她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人扔在了地上,而身上正跪着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
看到陈箐箐醒来,那男人只是挑眉,神情是满满的不耐烦,修长地大腿强行抵开了陈箐箐的双腿,直奔主题。
陈箐箐惊恐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原本一直缠绕着她的睡意,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浓浓的羞辱感包围了她:“你起来!”
想要推开这个几乎是从天而降的男子,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
她的感官仿佛都集中在了下身,男子虽然动作粗暴,但还是让她羞耻的起了身体最原始的反应。
还不等她回过神,便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疼痛。
“你起来好不好?”这让她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脸色瞬间发白,声音带着哀求,挣扎着推开男子的力气便更大了几分,她甚至能感受到她体内某个东西的破裂。
虽然当初自己接下代孕机构工作的那一刻,便有了觉悟,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有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高价聘请的东西,最好让我知道你值这个价格。”陈箐箐的挣扎,让男子不适地蹙眉李艺真,对于床单上落下的殷红,男子也只是挑眉,不顾陈箐箐还在痛苦之中便只顾自己。
他只想尽快公事公办早些完事,纵然身下的女人是第一次,但他还是觉得这种女人无比的恶心。
“你是……谭……黎川!”
“在你怀孕前,不准离开这里,需要什么,林叔都会给你准备好,这次你的表现还凑合,这算是额外奖励你的。”完事后,冷眼扫了一眼陈箐箐后,谭黎川便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支票夹。
随手在上面画了几笔,便扔给了陈箐箐,而自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连陈箐箐叫什么都没有过问。
忍住身上那酸痛无比的感觉,陈箐箐觉得自己好像要散架了一般,特别是下身的痛感。
她有些欲哭无泪,她没想到,谭黎川竟然会这么的……
在看清谭黎川向她扔来的支票后,陈箐箐不住瞪大了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个数字一后面那一整排的‘0’。
在反复数了不下三次后,陈箐箐终于确定谭黎川随手打赏给她的小费竟然有一百万!
虽然很想像小说电视中那般,豪气地将手中的支票一撕,狠狠地砸在谭黎川那张嚣张地不可一世的脸上,同时从自己的荷包里摸出一把毛爷爷,砸的他爸妈都认不出他。
可是事实并不允许陈箐箐这么做,她除了很没骨气地将这笔巨款收下,就没有其他选择。
最多只能在脑海YY一下,如何将荷包里仅剩的十块换成大把的一毛钱硬币,去砸那个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的男人。
谁让她穷呢!
如果谭黎川天天都这么对她,那她肯定未老先忘,陈箐箐苦哈哈的想。
接下来的一周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眷顾陈箐箐,谭黎川都没有出现,她也没有和外面取得联系。
“林叔现在不是还没到饭点么?”听到开门的声音陈箐箐有些疑惑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在看到来人后,不由噤声,乖顺地低头,双眼紧紧地盯着自己的脚丫,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我有没有……”房间里陷入了令人压抑的沉默,静的几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最后还是由陈箐箐率先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有些别扭地摸了摸自己那平坦的肚子。
谭黎川不语,只是挑眉将手中用塑料袋密封着的验孕棒丢给了陈箐箐:“去看看。”
“好。”在看到塑料袋里的验孕棒的那一刻,陈箐箐就算是再迟钝也懂得了谭黎川的意思,红着脸,拿着验孕棒一路小跑进了浴室。
经过测试验孕棒上只有一条红线,这说明她还没有怀孕?这么说他们今天还要继续做那事?
陈箐箐看了看手中的验孕棒,又抬头看了看谭黎川,原本脸上隐隐有的期待顿时消散,有的只有苍白:“我,我好像没有怀孕。”
“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来。”谭黎川淡淡地扫了一眼验孕棒,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斜睨着仍旧愣着的陈箐箐,嘴角微扬,随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
经过谭黎川的提醒,陈箐箐猛然从自己还没怀上宝宝的事实上回过神,犹豫了一下:“我自己来吧。”
她还是选择速战速决,就当是被狗狗咬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过去的。
毕竟,自己来总比别人来好。
看着陈箐箐一副认命的模样,谭黎川不由感到一阵好笑,天知道有多少女人整日打扮的花枝招展,就是想要爬上他的床,他这么被嫌弃还是第一回。
谭黎川要是知道自己此刻被陈箐箐当成了一只要咬人的狗,也就不会这么轻松的看待眼前这件事。
“你这幅死鱼的模样,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半天,也没等到谭黎川有下一步动作,陈箐箐有些疑惑地睁眼,只见谭黎川正半裸着身体,双手环胸审视着自己。
这让陈箐箐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羞耻,想要将自己的身体掩藏起来,却发现根本无处可藏,谭黎川那冰冷的目光,仿佛能透过任何物体将她看透。
“我只负责生宝宝,你行不行,或者取悦你,这种事都不关我的事。”陈箐箐动了动身体,最后还是咬了咬牙,索性把心一横。
要她像那种女人一样取悦男人,摆一些光是想想就让她脸红的动作,这比杀了她还难。
对此,谭黎川有些意外地挑眉,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反感之意稍稍减少,笑话!他——谭黎川要是不行,这世上估计就没人行了。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虽然她才刚成年,但是发育得一点也不含糊,别人有的她有,别人没有的她也有。
“谭黎川,你到底要不要?”陈箐箐此刻恨极了谭黎川,她敢肯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明明他原本不也是不想跟她接触,总是例行公事,这回也不知道哪根筋抽风了,这般羞辱的逗着她玩。
可是,比起谭黎川,陈箐箐更恨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起了反应,压抑着心中不断升起的怪异的感觉。
想着还在医院躺着的弟弟,陈箐箐的双眸中不由溢满了泪水,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想她应该还是会为了弟弟做出这种选择,要是她能更争气点就好了……
看着陈箐箐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浸湿了她身下的床单,晕开了小片不规则的水晕。
“你说,我要不要?”这让谭黎川动作微顿,心中感到有些烦闷,失去了继续逗弄陈箐箐的兴趣。连谭黎川自己都没发现相比上次而言,这次的动作在不经意之间都轻柔了不少。
陈箐箐咬牙唐翔千,废话!
感受到那一股热流,陈箐箐再也忍不住,松开了一直被她紧紧咬住的下唇,低吟了一声,声音娇媚地让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还会有什么声音从她嘴里发出来,一抬头便对上了谭黎川那双充满了戏谑之意的双眼,这让她羞得抬不起头。
谭黎川的喉结微微滑动,视线飞速地从陈箐箐那显得略微红肿的唇上移开。
为了不让陈箐箐看出他的异常,谭黎川这次连身体都来不及拭擦,就着急地将衣服往身上套。
“谭黎川。”完事后,见谭黎川又要马上离开,仿佛她就是瘟疫一般,陈箐箐不住苦笑。
听到陈箐箐的声音,谭黎川有些意外,顿下脚步:“什么事?”
“我弟弟生病了,而我来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么久他都没看到我会担心的。”陈箐箐的脸上还带着些许高潮后还未褪去的红晕,神情之间仿佛柔的出水,声音带着微微的哀求,“所以……能不能让我去看看我弟弟,至少让我跟他报个平安,就算是看一眼也行。”
闻言,谭黎川侧目看向陈箐箐,目光落在她那还未来得及遮挡严实的身体上,脑海里回忆起那甜美滋味的身子,谭黎川下腹再次涌起火焰。
这让他飞速地别开了目光,不让陈箐箐有机会看清他眼底的不自然。
“拜托你了,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话的。”陈箐箐自然地将谭黎川此刻的沉默当做了拒绝,不由着急地从床上起身,顾不上酸痛的身体,着急地望向谭黎川。
这一个星期以来被断了电话网络,跟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她根本不知道弟弟此刻到底怎么样了。
每天她所能看到的活人就只有定时给她送饭的林叔,无论她怎么套话,林叔都不曾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她的娱乐活动也只剩下睡觉和望着天花板发呆。
“我会派人跟他帮你报平安的。”谭黎川冷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修长的腿一拔就要走。
见状,陈箐箐踉跄着起身,顾不上自己还没来得及穿衣服,便着急地拽住了谭黎川,不让他离开,“我保证用不了太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让人跟着我。”
“松手。”右手突然被一个柔软的物体所包裹,谭黎川有些不适地蹙眉。付瑞亭
谭黎川将自己今日的不正常统统归为了怕他孩子的母体受损,他也不允许自己去多想些什么。
“就一次,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派人跟你一起去,一小时之内你要回到这里。还有……下次做的时候不准再咬着嘴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谭黎川终于妥协,脸色有些僵硬地甩下这句话,不给陈箐箐跟自己讨价还价的机会,便离开了房间。
“一小时就一小时永久勾玉卡!我只是给你代孕,问你是给你面子,你有什么权利监禁我的人生自由。”谭黎川刚出门,陈箐箐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气,他的后半句话,她自动选择了无视黄凯良。
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也就算了,现在难道连她咬不咬嘴唇都要管!
以后莫不是连她一天眨几下眼睛都要一一向他汇报,并且限制次数不成?
“才不理你。”冲着紧闭的房门做了一个鬼脸,心情舒畅了,身上的酸痛似乎也随之缓解了不少。
殊不知此时的谭黎川并未走远,她说的这番话一字不漏地落入了他的耳朵。
“这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在林叔诧异的目光下,谭黎川扯了扯嘴角,眼底也有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今天下午,让她回去一小时二水氯化钙。”再次深深地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后,简单地交代了林叔几句,这才转身离开双肾草。
“少爷已经走了,今天我会跟着陈小姐你去医院的。”
时钟才刚过七点,林叔就看到陈箐箐将房门打开了一条缝,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让林叔的眼底有了一抹笑意。
这个别墅里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让少爷变得很不一样,这在林叔看来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我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被林叔看透,陈箐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确定了今天真的可以出门后,便兴冲冲地开始梳洗打扮。
“林叔一定要带这么多人么?我发誓我不会逃跑的……”陈箐箐一出门,就看到了一整排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自己跟前的保镖,不住嘴角微微抽搐。
她还以为谭黎川昨天说的什么会让保镖跟着自己一起去,只是随便让两个人跟着她而已,却不想这种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会真实的出现在她身上。
她带这么多人出去,走在大街上会不会被人用黑社会的眼光看待……
陈箐箐很想拒绝这种“厚待”。
“少爷说了,陈小姐你出去要是不带他们,那他昨天答应过你的事也就当没发生过,陈小姐也就请你回房间了。”像是早就料到了陈箐箐会有这幅反应,林叔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口气更是不容拒绝。
陈箐箐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个保镖的手,说什么都不松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你们不带我去看我弟弟,我今天就不松手了!”
被抓住的保镖十分无语,这不是他能决定的啊。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见林叔颔首,这才停下了离开的脚步,再次排成了两列紧紧地将陈箐箐围在了中间。
一路上的气氛都压抑地让陈箐箐喘不过来气,她想试图让气氛变得活跃点,可是到头来都只有她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讲着,就像是一群正常人里面的神经病一样。
那些保镖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过,陈箐箐有些沮丧的闭上了嘴,忧郁地望着窗外发呆,这日子还能过吗!
“我姐姐今天来了么?她还是没来对不对!昨天你们答应过我,今天姐姐要是还不来就允许我出院去找姐姐的,我不要打针化疗了……”
在距离陈莫莫的病房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能隐隐听到那里传出的争吵声,甚至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这让陈箐箐将旁人那诡异的目光都抛在了脑后。
脚下加快了脚步,要不是身边的保镖过多,她甚至恨不得多长几条腿,跑到陈莫莫身边一探究竟。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要去找我姐姐。姐姐……”一脸慌乱地从病房中跑出的少年,一打开病房的门便看到了手伸在半空中正准备开门的陈箐箐。
顿时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顿时没了脾气,有些心虚地低垂着脑袋,不敢直视陈箐箐的目光。
“莫莫你又没有好好配合治疗了?姐姐不是跟你说过,姐姐去赚钱治你的病,可能不会像以前一样天天来看你么?”看到房内一片混乱,不用问,陈箐箐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些生气地瞪着陈莫莫,俨然一副长者的模样。
“谁让姐姐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还不是担心姐姐你出事了,我真的很想姐姐。”陈莫莫委屈地撇了撇嘴,在陈箐箐的监督下,乖巧地让护士重新给他插上管子。
双眼一眨不眨地紧紧地盯着陈箐箐,生怕一个眨眼,眼前的人就会在他跟前消失一般,他心疼的看着陈箐箐:“姐姐,你最近好像瘦了,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如果我不……”
深知陈莫莫性格,陈箐箐不等陈莫莫说完,便不悦地打断了他的话:“没有什么如果,莫莫你要听姐姐的,好好治疗,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好起来,你就能帮上姐姐了。”
“嗯。”陈莫莫乖顺的点了点头,脸上是病态的苍白,看不出一丝血色,我记得我爱过若不是方才看到他大发脾气,甚至丝毫不会有人怀疑,只要轻轻碰他一下,眼前的人便会消散在这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空气中。
“姐姐惜双双,他们是谁?”说了半天,陈莫莫这才将注意力从陈箐箐身上移开狂魔宠女,转到了一直站在陈箐箐身后的保镖身上。
“他们……”这回轮到陈箐箐感到心虚了,要不是陈莫莫提醒,她早就忘了自己还带了这么一大群的跟班,她总不能直接说说这些都是她的工作需要吧!
随时随地带着这么一群黑衣人,她又不是黑社会……
“姐姐你到底在做什么工作?”对陈箐箐了解颇深的陈莫莫,一眼就看出了她绝对有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在陈莫莫的注视下,陈箐箐只觉得如同芒刺在背,脸上也再也笑不出来。
她只能将自己接下代孕的事情告诉弟弟,不过,她用的不是代孕,而是谭黎川要娶她。
但是因为谭黎川家里特殊,所以她要先怀孕。
她的生活算不上好,但是她却一点也不怪命运的安排,反而很感谢命运,让她可以有这么好的弟弟。
从小她的父母便双双离开,那时候她才刚上小学,对于父母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厚,家里就只剩下她跟弟弟相依为命。
她也不得不从小学会做各种事情,好养活她和弟弟,因此他们之间的感情甚至超越了寻常的姐弟。
平日的勤工俭学,也一点没有让她的成绩下降,作为A大的优等生,陈莫莫也很为她感到开心,莫莫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是却对绘画有着异样的天赋。
可是每每画画,他便会无缘无故的晕厥,后来发作的也是越来越频繁,直到再也瞒不住了,在陈箐箐跟他冷战了很多天后,陈莫莫这才同意去医院做检查。
生活总是喜欢跟人开玩笑,癌症两个字彻底打破了他们之间幸福的生活,因为支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用,陈箐箐不得不被迫加入代孕组织,这也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
“姐姐,真的是这样吗?”陈莫莫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追姐姐。
陈箐箐扬起一个微笑:“当然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我听说那些豪门的人,他们只要孩子,不要母亲。”陈莫莫有些担心姐姐也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会的青城仙门,他很爱我,他父母也很喜欢我。”陈箐箐故作轻松,说着违心的话,“不然,他怎么会让这么多保镖跟着我。”
“姐姐,我相信你是天底下最棒的!”陈莫莫抬起头笑得和孩子一样。
“那就这么说定了,莫莫你在这好好接受治疗,姐姐还有事先走了,过段时间姐姐还会再来看你的,那时候你一定要好起来。”
“嗯,我们约好了。”陈莫莫拉着陈箐箐的手指改了一个印,这才满足地笑了笑,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更是让人觉得心疼。
离开了病房后,没有任何迟疑,陈箐箐便绕到了陈莫莫的主治医生那里,将支票交给了医生。
“这里的钱虽然可能还不太够林湘萍老公,但是后期的我很快就会来补上,医生拜托你了,无论要多少钱,一定要好好救治我弟弟,他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了。”陈箐箐哀求的开口,她做了这么多,绝对不能功亏一篑。
“这是我们医生的职责,只是你也要快点集齐后期的费用,我能帮的我也一定会尽力。”
医生也是很同情他们姐弟两的遭遇,这才破例允许他们可以先住院后缴费。
“谢谢您。”再三的感谢了医生,陈箐箐这才随着林叔走出医院,心中更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是为了莫莫她也要更努力才是,快点怀上宝宝,交上剩下的医疗费。
“嗯……莫莫,别闹姐姐很累,让姐姐再睡一下。”迷迷糊糊中陈箐箐隐隐感到有一只大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被她拍开了,不出半秒便又再次攀上了她。
这让陈箐箐下意识地就觉得这是陈莫莫在逗她玩,以前他就经常这么叫她起床。
不顾陈箐箐的反抗,那双大手反而得寸进尺一般,直接撩起她的睡裙,在她身上游移了起来。
异样的触感让陈箐箐猛然惊醒,她这才想起自己早就没有跟陈莫莫一起生活了,这么想来,现在趴在她身上,对她上下其手的也只会是一个人。
“你怎么来了?”在看到谭黎川那张脸的那一刻,陈箐箐只觉得自己的心又沉了沉。
在她看完弟弟回来后没几天,她就在谭黎川的安排下,让一个家庭医生已经为她做了一次全身检查,距离上次,已经足足有十几天没有再看到谭黎川了。
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可能已经成功怀上了宝宝,一举一动都格外小心,今天看来,自己应该是又失败了。
谭黎川那双深邃地双眸紧紧地注视着陈箐箐,仿佛生怕错过她的一举一动一般,甚至有着一种以往没有的炽热:“我的去留,要你决定吗?”
双唇猛的被谭黎川封上,陈箐箐不住瞪大了双眼,脱衣服的动作也随之戛然而止。
她总觉得今天的谭黎川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上来个所以然。
“宝贝别那么紧张,放松点。”谭黎川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陈箐箐的耳边响起,让她莫名的就放松了下来,身体也不再绷的那么紧。
“你们在干嘛!”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陈箐箐不由一愣……
↓↓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