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飞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我的母亲赵一曼周丽萍唯美散文-蚕豆.蚕花-南湖文学

周丽萍唯美散文|蚕豆.蚕花-南湖文学
↑点上面[南湖文学]蓝字丨关注
南湖文学宗旨:打造最纯净的文学平台、营造最温馨的精神家园。

蚕豆.蚕花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作者简介:周丽萍,某公司财务经理。爱生活,爱文学,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点滴的美丽。

每年的立夏前后,便是吃蚕豆的季节,蚕豆有很多种吃法,也有很多种玩法吴靖萱。
春天,种在路边、种在田埂的蚕豆长出叶子时,便引起了我们那些小时候没有玩具的孩子的玩兴了,我们在茂密的叶子丛中寻找那些“豆耳朵”——叶子的两个边叠合在一起像极了猫咪的耳朵,少量的豆耳朵是稀奇物,谁摘到的豆耳朵最多推崇为最厉害,就像如今在众多的三叶草丛中找到一株四叶草最为幸运一般。小时候总爱问个为什么,问奶奶,为什么蚕豆叶子会长成耳朵的样子,奶奶说,蚕豆就像人一样,也会长耳朵,有眼睛,有鼻子。我想奶奶只是为了搪塞我找的话,但这个说法不失为一个最好的解释。
待到蚕豆开花了,紫中带白的小花又是新的玩具来了贾淑涵。需完整地采摘3朵盛开的蚕豆花,取2朵轻轻撕掉花瓣只留花蕊,将花蕊的茎部顶端分别插入花瓣的头部,花蕊的尾端留在花瓣外面稍向后斜,一只活灵活现振翅飞翔的小鸟便出现了。小时候,为了玩这些玩具,没少耽误割草,也少不了挨骂。

开花必然结果,剥开青皮面子,躺在白绒里子里的青蚕豆是立夏时节最天然清香的食材,无需添加其他佐料和辅料,只需在锅里加入水和盐一起煮,没过多久包江浩,豆香扑鼻,那清冽的鲜醇,高兮妍我的母亲赵一曼是保留蚕豆原本的味道,夹一颗放嘴里,就这样连着皮嚼一嚼咽下去,是鲜嫩的青蚕豆的吃法。
大自然的馈赠有保鲜时间的限制,蚕豆的新鲜时间很短,躺在豆荚里的蚕豆来不及采摘便不再可以连着皮一起煮着吃,于是大人们交待给小孩子们一项工作——剥豆,从豆荚里剥出蚕豆,再将蚕豆的外皮剥去只留豆瓣。这是个枯燥的活儿,耗时间,大人们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栓住孩子不要贪玩。不耐心的孩子比如祥林嫂的孩子阿毛不好好剥豆去追花蝴蝶就会被大灰狼给叼了去曹秋道。于是我们便想出来消耗枯燥的办法了,在剥出来的蚕豆最中间纵向用指甲划上二轮,取得了一个箍,戴在手指上,黑色的豆眼转到手指的手背方向,一枚“嵌宝戒指”便完成了,根据手指的粗细,挑不同大小的蚕豆做成的戒指,十个手指戴满“嵌宝戒指”,剥着剥着,戒指断了毫米波治疗仪,反正材料是现成的,新的戒指立马又戴上了奉孝同,在玩闹中,豆瓣也得了。已不关心豆瓣怎么烧成了菜,只关心怎么玩了,大概是和米一起烧成了豆瓣饭,或者和番茄一起做成了番茄豆瓣汤。

没等几天,包裹蚕豆的豆夹呈黑色了,便不再吃新鲜蚕豆,也不能剥成豆瓣,连豆萁拨下,放太阳下曝晒,晒到豆荚里的豆子一着重力便嘣出来农历四月十八,这时的豆子外壳已经变硬,天气也已转入下一季,这时的豆子可以作为一种零食——“硬豆”,铁锅烧热,豆子入锅,用铲子不断翻炒,炒到豆子的外壳呈焦糖色阿鲁因的请求,豆子在锅里跳动便可以出锅。我们姐妹俩个在锅台边一直守到豆子出锅,小心翼翼在端到餐桌上,你一颗我一颗地平分,谁也不能多,谁也不能少。装在上衣口袋里,用手捂着觌氅,出门去玩,边玩边吃,用牙一咬史小诺简历,咯嘣脆,吐掉外壳,细细咬碎豆子,依旧清香,记忆中小时候唯一的零食。奶奶经常会多炒一些,打发我们姐俩的零食后,剩下的注入水没过豆子,继续烧,水烧开后,小火闷,等到水份差不多收干,这时豆壳已裂开,豆子已酥,起锅,是第二天早上过稀饭的“胖豆”。

还有一种用豆做的下酒菜,叫盐津豆,也就是孔乙己必点的茴香豆。豆入锅后加水,用大火煮开,煮到豆皮周边皱起,中间凹陷,马上加入桂皮、盐,再用文火慢煮,使调味品从表皮渗透至豆肉中,待水分基本煮干后草字头加内,豆子的表皮青中泛白色的盐渍,就可以起锅。这个盐津豆大人们是不给我们当零食的,放在口袋里衣服会被盐腐蚀,只能偷偷地吃几颗。
记忆中的蚕豆其实和现在口感是一样的,大自然的馈赠也一如既往的大方,只是现在吃的选择更多,对食物少了一些期许水螳螂,多了一些取舍。
南湖文学文学总顾问:吴顺荣
责任编辑:青峰
音乐总监:格格
文字排版:汪垚卿 吴敏
页面制图:小鱼
平台推广:李远鹏
编辑微信:nhzc991
投稿邮箱:1097100585@qq.com
真情温暖你我
文学点亮人生微信:nhwx990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