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飞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我的朋友作文500字城市之光,每一个郑州文青都绕不开的地方-文艺FUN

城市之光,每一个郑州文青都绕不开的地方-文艺FUN都市井龙王


文阿远|图丁丁|视觉奇奇
得知城市之光正在筹备新店,还是去年九月份时朋友圈里刷到的——
“2005年底,桃源路,我们悄然诞生”“2017年10月,长椿路遵化人才网,一艘全新的城市之光再次起航”说起城市之光书店郝莲露,大概每个郑州文青都能说出点儿与它相关的回忆,或是买过几本书,或是去看过演出,亦或是在那儿度过了一个慵懒的下午。
和代表着自由、前卫生活理念朵朵舞,作为垮掉一代发源地的美国旧金山城市之光书店一样,郑州的城市之光书店,也源于这样一种梦想。


郑州可能有百十家独立书店,但被大家熟识的无非那么几个,在网购和电子书的冲击下,部分书店随着闸门的拉下海阳现场秀,已经无声无息,再也没有人提及。
而部分负隅顽抗的书店仍旧存在着白石晃士,却偏居一隅,在某个角落里,我的朋友作文500字被忽略,被遗忘。所以,开书店应当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选择姚诗涵。


当阿远将“你开书店是不是由情怀来支撑的璞玉惊华?”这个问题抛给郑州城市之光的创始人开哥时,他的回答令阿远一时间顿口无言梁政珏。
“没什么情怀,我就是喜欢干这个”“我做书店做了二十几年了,除了这个我也不会干别的”“扯淡的情怀,是外人硬把我们扯到情怀上的郑诗雅,我对情怀这个词抱有审慎的疑问”。
“还有小众这个词儿我也烦,它被现在人说出来都含有歧义”“音乐、书籍和艺术与吃饭一样,黄仁俊本来就是我们人生中的基本需求”“不用强赋予我们什么,选择不同罢了”。


开哥又说:“城市之光也不只是家书店,它又是一个LiveHouse、小剧场、画廊、文艺沙龙、咖啡馆、小酒馆、西餐厅,现在新店还增加了一个24小时胶囊阅读空间。”



城市之光新店这种多重形式的空间展现,是否会让一些进来看书的读者对于书店的“不纯粹”产生不适感,关于这个问题——
“其实,传统的那种书店基本不存在了,是国人的阅读需求不高,社会经济形式的变化,导致大批的书店消亡,或者说,是我们的社会选择不要书店了。这几年每隔段时间,都能在微博上看到一些很有名气的书店关张的消息郑秋萍。
所以,书店这个行业是被迫着另辟蹊径的。况且,城市之光想要做的,是一个文艺社交空间,成为一个有精神、文艺追求者的聚集地、出没地、栖息地。”

城市之光作为一个阅读场所,而不止是售书空间。多样性提供了多重选择,选择各自想要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消费。
城市之光的slogan是“另一个世界的出口”。书店,是城市的一个梦,是一种生活方式窦唯烧车,它提供阅读、聆听与交流,在精神层面上承载着与另一个世界的出口。
三楼胶囊阅读空间的引入,在郑州独此一家。十二个胶囊空间成型后,颇有火车卧铺的感觉,开哥和他的设计团队,便将每个胶囊空间分别以一个城市和作家命名。
枕书入眠,如是一场在路上的文学之旅。
如果你有机会来这里,恰巧又喜欢诗歌,一定要留心每个角角落落加具土命。


城市之光新店在软装上狠下了一番工夫,但凡一个可以是展开的平面上,都钉上了刻有诗句的雕刻版,从里尔克到顾城,从海子到辛波斯卡......
刚进入二楼阅读空间,阿远的视线便被酒柜上贴着的那句“酒是能让舌头松绑、让故事生动的魔”“酒是瓶子里的诗歌”所吸引。

进入三楼的推拉门里侧,刻的是博尔赫斯的一首长诗古丽扎纳,其中就有广为流传的那句“如果有天堂,应当是图书馆的模样”,试想下,晚上就睡在“天堂”的感觉。
城市之光一楼入口处的书架上,摆放着全世界各个版本的《百年孤独》龙珠之有罪,阿远还记得书中的一句书摘:整艘船仿佛占据着一个独特的空间,属于孤独和遗忘的空间,远离时光的侵蚀精装鬼打鬼,避开飞鸟的骚扰。
赶在元旦前几天全面试营业的城市之光新店七凭之祭,就仿佛是一艘落脚在城市边缘的文化空间。
独特的文艺气质像是一个消磨时光的隐秘的栖息地,你是否也愿意来这里同它岁月静好。

说说你记忆中有关书店的故事

评论区见

长按上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